中文版 | English
新闻中心
行业发展
“模拟医学教育”方兴未艾

“模拟医学教育”方兴未艾


  (文汇报2012年8月 刊)在美国得州,一群医学生正通过在电脑上玩虚拟游戏学医:在名为“第二生命”的生存游戏中,他们被“空投”到岛上的一座军事营地,他们是一群新兵。谁是敌人,谁是朋友?他们要通过快速辨认周遭阿富汗士兵的脸部表情,做出相应反应。
  “读出愤怒、开心、怀疑、紧张等情绪,对士兵的生存很重要。而训练医学生的脸部表情识别能力,对未来成为医生很重要。我们多年的研究发现,75%的医疗事故是由于医患、医护沟通不畅导致。游戏在潜移默化中鼓励医务人员启动更积极、更主动的医护和医患关系,进而保障患者安全。”玛丽·E·曼西尼教授是得州名灵顿大学护理学院副院长,这款游戏是该校刚刚研发并投入教学的。在业内,曼西尼更为人熟知的头衔是医学模拟教育协会主席,这是全球最大的模拟医学教育组织。
  由于医疗环境日益复杂,医学生和低年资医生“实践”机会有限,综合考虑病人安全和伦理等因素,“模拟医学教育”正成为全球医学教育领域方兴未艾的教学新模式。昨天,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主办的首届中华临床医学教育与模拟医学教学大会在沪举行,两岸三地以及海外众多专家共同研讨这一医学教育新方法的“推进线路图”。
  
更高效医学教育形式
  模拟培训不是新事物,在一些高危行业,比如航空航天业,应用非常普遍。在医学教育领域,从1911年世界上出现第一个护理模拟人“查斯妇人”,到上世纪70年代医学生在橘子上做静脉穿刺到学生间互相打针,再到在模拟人身上体验突破感等逼真进针感觉,模拟培训在医学教育领域有悠久历史。
  “现在的问题是,全球人口增加、疾病多样复杂,对医务人员提出更高要求。但供医学生练习的病人不足,直接影响临床技能的教学质量。因而,模拟医学教育绝不是模拟人那么简单,而需要一套全新的医学教育系统。”医学模拟教育协会前主席、俄勒冈医科大学教授迈克·赛罗宾说。
  模拟医学教育,简单说,即利用多种局部功能模型、计算机互动模型以及虚拟科技等模拟系统,创设出模拟病人和模拟临床场景,以尽可能贴近临床的真实环境和更符合医学伦理学的方式开展教学和考核。
  在得州名灵顿大学,除了从婴儿到孕妇的各种橡皮模拟人,医学院还会出资聘请演员扮演“病人”,当然也有退休医生、护士自愿出演,创建逼真的门急诊场景。“医学生在课堂上不仅要学习如何处理昏迷婴儿,在模拟婴儿上练习插管、心肺复苏等医疗技法,还要学会应对周遭的家属,例如如何沟通,如何发布坏消息。”在曼西尼教授看来,模拟医学教育是让医学院达到“更高效地教学”,而不再是过去那样老师“口述”医院里会发生的那些事。
  
“预演”保障病人安全
  通过模拟医学教育培训,提高治疗效果的文献报道正在增加。
  在美国的费城儿童医院,医学院模拟教学安排在门急诊每一轮医务人员换班前。老师召集下一轮要上岗的学生,讨论接下来几小时内病房里谁的病情最危险,可能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办……模拟操作在一张担架上紧张地实施,这被称作“床边教学”,既身临其境,又不会触及真正的病人。
  因为换班前的“床边教学”,费城儿童医院意外发现,整座医院住院危重病人的发生率明显下降。“模拟培训的无数次预演与假设,让医院发现了原本不曾注意的问题,改善了治疗流程、病房管理制度等,又从另一方面提高了患者的安全。”
  在医学教育界,模拟医学教育正从医学院延伸到医院。如今,一旦“新机器”进驻医院,美国的许多医院会采取模拟培训“预演”临床操作流程,预见可能出现的问题。此外,这类教学形式还延伸到医院里的低年资医生培训。
  过去几年,模拟医学教育逐步传到中国的医学院校。在上海交大医学院,多年前引进PBL教学,由医学院下属教学医院编写实际医学案例,让医学生通过案例系统学习。通过购置模拟人,医学生可以在逼真的婴儿头皮上做穿刺。日前,该医学院又自行研发“虚拟实验室”平台,把一些医学基础实验操作搬到网络上,医学生可自行登录学习,减少了原本需要反复进行的动物或人体实验。
  “在任何可行的情况下,模拟培训都在向所有人传达一个关键性的教育和道德信息:我们会保护患者,他们不会被用作实验品。”曼西尼强调。
  
“重启”导师大脑很重要
  推出模拟医学教育的费城儿童医院专家坚信,“熟基本能生巧”(practice makes almost best),而要去掉那“基本”二字,不让模拟教学成为医学院自娱自乐的产物,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模拟教学并不能代替临床实践,但当医学生的实践机会受到种种限制,它却是眼下医学教育的有效补充。”上海交大医学院副院长黄钢教授直陈目前国内的模拟医学教育存在不少弊端,典型的比如“重硬件轻软件”,许多医院和医学院购置了大批模拟人、模拟教学器材,但缺乏正确系统的指导和学术支撑,以致于不少学生“熟练地完成了一个错误的动作”。
  医学教育者的共识是,模拟医学教育在全球处于摸索阶段,目前最需要做的是“重启”导师的大脑。“我们现在遇到的最大挑战不是接受新想法,而是摒弃旧的想法——导师培训很重要!如果我们一直坚持原有的做法,那么我们永远只能达到我们已经得到的。”曼西尼说,模拟医学教育协会正就临床基地的专业认证展开调研。
  在国内,借助本次会议,专家学者正就如何借鉴国外经验,推动两岸三地在模拟医学教育领域的科研合作、教学研究和相关学术团体的建立展开研讨。预计明年在沪举行的亚太模拟医学教学大会将公布实质进展。
  本报记者 唐闻佳

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2061号